你好!欢迎来到义乌国际贸易综合信息服务平台!

今天是

平台公告

境外风险预警

国际机构警示全球主权债务风险
日期:2019-02-25 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量:239

       近来,国际机构相继发表全球主权债务报告,警告主权国家债务额急剧上升将成为沉重负担,未来10年主权违约或将再次抬头,主权信用风险值得警惕。

  主权债务猛增

  标准普尔公司日前预计,2019年主权国家借款规模将相当于7.78万亿美元,较去年增长3.2%。随着主权国家借款额的上升,今年全球主权债总量将增长至50万亿美元。路透社的报道称,如果加上汇率变动因素的考虑,50万亿美元的主权债总量比去年增长幅度将达到6%。

  在新增借款中,大部分将是长期债。标普分析师Karen Vartapetov表示,预计将有5.5万亿美元用于到期长期债务再融资,占比达到70%;估计净借款需求为2.3万亿美元,相当于有评级的主权国家GDP的2.6%。

  此前,经合组织(OECD)在最新发布的2019年主权债务展望报告中也预测,今年年末各成员国的新增债务规模将达到11万亿美元,超越金融危机期间的纪录10.8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8年,经合组织未偿还政府债务总额翻了一番,由于超过了实际经济增速,债务占GDP的比率从49.5%上升到72.6%。虽然新的债务发行计划将进一步提高未偿还政府债务的数量,但考虑到各国经济将持续增长,预计2019年的债务与GDP比率将保持在72.6%。根据其去年11月发布的经济展望报告,经合组织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5%。

  经合组织也注意到了长期债务增加的现象。报告显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为了保证市场足够流动性缓冲,政府短期国债发行比率一度超过55%,相比之下,长期融资工具的占比则在40%左右。危机结束后的十年里,在宽松的货币环境和扩张财政政策的支持下,OECD各成员国倾向于使用中长期融资工具。由于利率逐渐上行,债券收益率上升压力增大,政府在对现有债务进行再融资或者发行新债券时必须面对更高的成本,去年经合组织曾预计,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每上升1%,将对GDP未来三年产生0.3%的拖累。不少国家因此正在增加长期债务的发行以减少未来每年的再融资需求。比如,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已经发行了期限30年以上的债券,而奥地利、比利时、爱尔兰、墨西哥则推出100年期的超长期债券。随着美联储和英国央行先后加息,欧洲央行结束QE,各国正逐步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

  美国成重灾区

  经合组织的报告指出,金融危机以来的低利率以及市场环境稳定等有利的融资条件是导致发达国家公共债务激增的主要原因,在利率上行的背景下,发达国家政府债务高企或将对其财政构成“重大挑战”。

  报告还说,虽然经合组织36个成员国债务均有不同程度扩张,但增量主要集中在美国。经合组织称,2018年美国新增债务规模居首,在美联储启动缩表的压制下,美国财政部国债净发行额提升至1.34万亿美元,是2017年的两倍以上,今年这种趋势将延续。

  美国财政部此前也表示,2018年美国国债发行总额超过1.3万亿美元,是2010年以来最大的新债发行规模。

  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国家债务首次突破22万亿美元大关,从21万亿美元增加到22万亿美元仅仅花费了11个月;家庭债务也升至历史新高,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峰值高出7%。如今美国正面临财政赤字和债务问题的双重压力。

  惠誉主权评级全球负责人麦考马克表示,全球利率开始走高让很多国家在金融紧缩环境下处于非常不利的状况,特别是对那些债务高企的国家,美国的情况尤为突出,如今美国债务总额是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英国债务总和的近10倍。

  新兴市场需警惕

  尽管新兴经济体主权债状况相对好一些,规模也小于发达国家。但各国经济体制不同,一些国家容易受到发达国家政策外溢影响。去年的部分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就是一例。随着美元指数走强,一些新兴市场遭遇大幅抛售,令市场担忧其债务偿付能力。

  穆迪去年年中的报告曾发出警告,美元走强、美债收益率攀升的情况下,新兴市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下降,新兴市场的债务状况也愈加脆弱。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债务期限较短、财政规模较小,难以应对不断上升的债务成本,在遇到全球金融状况趋紧的情况下,将表现得最为脆弱。穆迪认为较弱的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国家面临的风险最大。标普则将阿根廷、巴西、埃及、黎巴嫩和巴基斯坦列为债务负担不可持续的国家。

  哈佛教授莱因哈特也指出,累累负债、贸易弱势、全球利率走高、经济增长停滞都是新兴市场引发投资者忧虑的理由。新兴市场收入水平较低,利率走高后将面临大量的偿债困难。她还表示,一些新兴经济体内债和外债的界限模糊,不少内债也由非本国人持有,从而加大了风险。

  惠誉最近警告称,2019年新兴市场将面临更多的逆风。惠誉评级最新数据显示,新兴市场在2019年评级下调的可能性高于上调的可能,因新兴市场不断提高的外债水平使其更容易受到美国利率上升以及美元走强的影响。欧洲地区的新兴市场受益于德国经济增长,评级可能会相对正面,亚洲地区新兴市场评级预计保持稳定,而拉美、中东和非洲的新兴市场,外币债务占比较高,是风险敞口最大的国家,信用评级下调将会对这些国家产生较大影响。根据CMA数据显示,在前景不佳的低评级主权债务中,截至2019年1月25日,阿根廷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所衡量的债券风险指数在过去一年上涨了近400个基点至628。

  分析人士认为,新兴市场也存在一些乐观因素。美联储放缓加息步伐、外部环境目前仍较稳定等都是有利因素,在经历了去年货币冲击后,今年新兴市场吸引了大量资金。




五分11选5